標籤: 花嘎


hzx0t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緣定你討論-第一百八十八章 專家熱推-b22u0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边杰和妇产科方主任都有自己的休息室,他们的休息室原本是一间单人病房,只不过里面的布置比冷肃的病房看起来要暖一些。
房间面积也就六七个平米大,此刻包括顾颐在内一共有三个人分坐在室内。
顾颐坐在床上,另外两个人一人一把椅子,分坐在桌前和床旁。
他们的坐姿都带着一份沉稳和内敛,分明是受过严谨训练的自律的人。
尤其是坐在床旁的人,浑身散发着冷严的气势,犀利的目光中透着慧黠与坚毅。
而坐在桌边的男人气势收敛得非常好,看起来沉静安然,但他眉间的两条皱褶,即便眉心舒展,也如沟壑般明显。
这是皱眉的表情出现得次数太多造成的,有人管这叫思考纹,也有人管这叫愁苦纹。
室内很安静,他们三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都在等——八点的到来。
顾颐的腕表摆放在床上,他瞥了眼,还有十分钟就到八点了。
约定的时间是晚八点,这时,塞在耳朵里的无线蓝牙耳麦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来了,四个人。”
“四个人?”顾颐疑惑地问了句。
天龙无名 余者
“该来的三个都来了,有一个不认识,尾随在她们身后。”
“男的还是女的?”
“看不出来。”
顾颐看向坐在桌边的皱纹男,将床上的笔记本打开,调出医院的监控。
皱纹男凑上前,“咦”了声,习惯性地皱紧眉头眯起眼,良久才用不怎么确定的语气说:“应该是个男的。”
顾颐将那人的影像截下来,发送到一个邮箱,同时发出一句话:“查查这人是谁。”
一阵钥匙开门声过后,边杰当先走了进来,与他同时现身的,分别是仲安妮、褚美琴和司华悦,并没有那个尾随的人。
褚美琴的神情中带着明显的不满,并非是她不愿意协助警方破案,而是这带她来的人,和这个地方让她心情不爽。
再有就是这一身扮相。
她是一身贵族妇人的打扮,有些像是老上海百乐门里的歌女,一头烫染的假发,一身黑底黄花的旗袍。
脸上被顾颐派去的化妆师给化得像遗容,大白大红。
也得亏她身材保养得好,高贵的气质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模仿得出来的,不然这一身扮相扮不成歌女,会扮成个庸俗的妈咪。
她若不开口说话,与她同床共枕了三十多年的司文俊都认不出她是谁。
妆化完以后,她也没认出镜子里的人,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抱怨那个化妆师不给她好好化。
化妆师告诉她说,只有三个角色,是她自己选择的婆婆。
是的,三个角色,一个不正经的婆婆,一个不着调的儿子,还有一个病恹恹的孕妇,也是儿媳。
如果她要饰演儿媳,那仲安妮就是婆婆,司华悦饰演男人比真男人都像,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虽明知是为了隐藏身份才如此扮相,她也不愿屈了身份演个小辈。
仲安妮本就身体不怎么好,瘦津津的,肚皮上塞进个假体后,还真挺像一个临盆的病孕妇。
司华悦的扮相真叫一个难看,她身高在那,短发被焗成了黄色,她那妆化得真是一言难尽。
好在,她们三个人怎么看都不是本人。
化妆的过程中,她们仨了解到,原来这化妆师曾在《行尸走肉》里化过一季的妆,难怪把她们给化得像活死人。
废墟之痛 西篱
幸亏不是《西游记》里的化妆师,不然她们仨此刻有可能就是狐狸精、白骨精和兕大王了。
“顾队长,你这是怀孕了?”褚美琴扭摆着腰身走进来,看到床上一身病号服的顾颐,没好气地揶揄了声。
顾颐和其他两个人见正主来了,忙起身相迎,“褚总,委屈您了。”
边杰察言观色,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对着一屋子的人说了句:“不好意思,我还有病人。”
这句话他没有刻意对哪个人说,但转身时,他的目光在司华悦的身上一带而过,却与褚美琴那双凌厉的目光对上,忙低下头,快步离开。
“我来介绍下,”顾颐走到褚美琴身旁,掌心侧摆向皱纹男说:“这位是刑科所高所长,罪犯画像专家。”
然后又移向一旁的冷脸男,“这位是吕队长。”顾颐并没有说这人具体是负责什么的。
但司华悦和仲安妮从对方看人的眼神中,能隐约猜到他的职业——审讯心理师。
如果是在刑科所,那就是心理分析师,看他似乎不像是刑科所的,倒像是刑侦大队的。
“这边三位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来前跟你们都提到过,虽然这妆化得夸张了些,但你们应该也能分辨出她们谁是谁吧?”
最后一个修仙者 雪落忆海
高所长笑盈盈地向褚美琴伸出手,“褚总您好,形势逼人,不得已在这里跟您见面,希望您能体谅。”
褚美琴和婉一笑并与之握手道:“高所长该不会是高贤才专家吧?”
“是的,不过哪里是什么专家呀?您过誉了,我也就是一个画师罢了。”高贤才的谦虚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谦逊。
褚美琴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顾颐,没想到,他竟然能把一个被国家授予罪犯画像专家的人请来。
吕队长也伸手跟褚美琴对握了下。
褚美琴不怎么喜欢这个人,感觉这人的眼神像是能撕开所有人的伪装,让她不舒服,就连笑都感觉格外深沉。
但她却没想到,这人跟顾颐一样,也是一个重视责任到几近冷酷地步的人,且是一个军转干,曾被国家授予“审讯心理专家”的称号。
因为褚美琴的身份特殊,顾颐才会在正式开始询问和画像前做这一番具有“地方特色”的繁冗的礼数。
从阳台搬过来三把椅子,几人分别落座后,今晚的任务正式开始。
高所长依旧坐在桌边,打开一个公文包,从里面取出纸笔。
神威之主 幽天鬼帝
而吕所长则将椅子挪到桌旁,这样可以直面褚美琴她们三人,同时,他将手里的录音笔打开。
先是褚美琴讲述那天与瘦猴男相遇的过程,一边讲,她一边回忆瘦猴男的长相和特征。
当时褚美琴跟瘦猴男是在电梯里相遇,瘦猴男进入电梯时跟褚美琴正面照面,之后便一直是站在电梯指示灯前,背对着褚美琴。
下电梯时,他依然是背对褚美琴,将电梯门让出来,褚美琴先下的电梯。
他的那声喷嚏让褚美琴当时只想早点离开电梯,现在回想起来,除了那个男人畏冷和瘦以外,脑子残留的仅剩下喷嚏声了。
而司华悦当时的关注点在副驾的白大褂身上,让她感觉可疑的并非是病人,而是一车的医生和司机。
当时拉开后车门时,由于光线的缘故,加之瘦猴男是平躺着,身上盖着的白布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司华悦对他的印象除了瘦,便是那头油腻的半长不短的头发和苍白的面色了。
唯一跟瘦猴男正面接触的只有仲安妮,但可惜的是,仲安妮当时是在重症区,所有的医护都是穿着防护服。
能看清的只有眼睛和身高,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声音和语气。
直到开始询问和回忆了,她们三个人才感到顾颐这个安排是正确的,如果单独一个人一个人地来回忆和做画像的话,估计警方什么有用的线索也得不到。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个回忆起那人的哪个部位的特征了,启发了另外两个人的新的记忆。
高所长按照她们三个人的讲述,将瘦猴男的大致轮廓画出来,让她们三人在现有的基础上具象化瘦猴男的五官。
顾颐和吕队长只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和分析,即便感觉她们三人有言语上的漏洞,也没有出声提醒打断她们的思路。
时间在交谈和绘画中一点点划过。
回忆是耗费脑细胞最快的方式,尤其是她们这种将模糊的记忆清晰化的回忆。
两个小时后,她们三人都面现疲态。
而高所长笔下的人物却已经生动形象起来。
生机变
“好啦,你们三个人闭眼休息一下,然后我说睁眼的时候,你们抛去所有的杂念,看看我画出来的人,是不是当日你们所看到的。”
高所长对褚美琴她们三人说。
神算狂妃:狠辣魔尊,宠上天
待她们休息大脑之际,高所长将画像通过摄像功能传入顾颐的笔记本。
“顾队,有发现。”耳麦里传来技术科的人的汇报声。
顾颐蹑足走进洗手间并关上门。
極品 狂 少
“顾队,那个跟随褚美琴她们进入医院的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叫……”
顾颐越听越震撼,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成了褚美琴的跟班。
“经过画像比对,嫌疑人已经锁定了,叫……”
技术科的人汇报完即切断通话。
顾颐脚步沉重地从洗手间里出来,他没有因为得到这些情况而感到轻松。
让他心情沉重的并非是褚美琴的跟班,而是瘦猴男的身份。
从洗手间出来后,他对高所长和吕队长点点头,二人会意,高所长叫醒褚美琴三人。
当司华悦看到画像中的人时,她惊异地说了句:“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指的见过,并非是在疾控中心大门口的救护车上,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

rwqtb精华玄幻小說 緣定你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一章 誰家孩子在哭-t3p27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返回途中,高师傅不再像来时那般健谈,两个人均心不在焉地谈论了一路的四季天气、流浪猫狗、道路交通等。
由于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两个人都没吃饭,司华悦便软磨硬泡着将高师傅拖到了统甡。
自从这里的管理权交给褚美琴以后,整个酒店的气氛看着比以前敞亮多了。
许是心理原因,司华悦总觉得以前司文益在的时候,统甡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和浑浊。
酒店里上到大堂经理,下到服务生和门童,都将每一个司家人的面孔记得清清楚楚的。
加之司华悦又认识新来的厨师,俩人还加了微信好友。
所以,来到以后,司华悦便直奔后厨,让那厨师给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鱼肉宴。
高师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豪华的酒店用餐,更没有吃过这么高档的饭菜。
幸而只有他和司华悦两个人在,可以毫无顾忌地逐个品尝桌上的美味。
再好的饭菜也无法改变司华悦的速食,擦了擦嘴角,她给高师傅杯子里斟满果汁。
“小司,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女的靠谱吗?”
憋了一路不知该怎么开口,高师傅终究还是没忍得住,担心余小玲事后会出卖司华悦。
“放心高哥,没事,我用了十年时间了解的人不会出错。”
对高师傅的称呼早晚都得改,眼下他们俩大有一条绳上的蚂蚱的感觉,虽说年龄差得有些大,但既然要做朋友,叫叔不如叫哥来得亲切。
“再说了,她如果事后想攀咬我,总得提交出人证物证吧?我没有给她任何可作为证据使用的书面东西。”
给余小玲存在账面的一万块钱或许事后会被人诟病为封口费或者劳务费,但也得前后结合着来看待这个问题。
伯爵与妖精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当年受理过司华悦一案的公检法部门的人都知道她的大名,监狱方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都知道司华悦家的钱多得花不完。
司华悦之前每次去见袁禾,多则一两万,少则五六千地往账户里存钱。
婚恋白皮书
期间,司华悦还给她的联号谢天账面存过一万块钱。
给谢天的这笔钱,是路费和出狱前期的生活费,因为谢天五一前后就要出狱了。
别人不了解,作为她的联号的司华悦最清楚她账面没几个钱,万一她出狱那天家里没人去接她,她又没钱,回家都成了问题。
兰若亡魂 幽冥殇
难不成司华悦给这些狱友存的钱都被当做有目的性的存款?
这个问题司华悦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给余小玲钱,主要的原因并非是要用她办事,而是真的可怜她。
给不给她存钱,她都会为司华悦办好这件事,但终归给钱比不给钱要来得稳妥些。
“至于人证嘛,当时那个负责监听的狱警你也看见了,她压根就没听也没录音。”
半頭牛 集錢罐
说完,司华悦流转的明眸定定地看着高师傅。
两人目光相触,高师傅不觉心中一凛,司华悦的目光是那样的深,仿似要将他吞噬掉一般。
“了解我不需要用十年那么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一个会出卖朋友的人!”高师傅的眼神倔强而又坚决。
司华悦莞尔一笑,“高哥,你是不是更应该关心一下我为什么要袁木死的问题?”
“一个能对自己母亲和亲弟弟下杀手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将来有一天,当她足够强大的时候,说不定会把矛头对准你和小禾。”
高师傅的回答让司华悦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而他的这个观点与司华悦的不谋而合,当初司华悦也是这么评价袁木的。
“老刘的那个宅子彻底成鬼宅了,”
高师傅喝了口果汁后接着讲道:“那个被袁木杀死的小男孩的妈妈趁门卫不注意溜进了小区,在老刘家的门口割腕自杀了。”
这个消息倒是挺让人意外的,司华悦脑中不禁联想起那日与短卷发女人相见的场景。
网游之王朝争霸战 旭日远航
真的是物是人非,这才过去多久,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
“那女人娘家的人借题发挥,天天蹲小区门口闹事,非得讨要个说法。”高师傅摇头叹气。
“离老刘家房子比较近的几户人家在张罗卖房,说是晚上经常听见老刘房子里有小男孩的哭声。可最近房价一直在往下掉,价格谈不拢,根本不好卖。”
司华悦倒不关心闹鬼和卖房的问题,她压根也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她的关注点在房子里的哭声。
“真的有哭声?你听到过?”司华悦问。
“不怕你笑话啊小司,我这人胆儿小,可能是常跑夜路的缘故。自打听说那宅子闹鬼以后,我每次晚上收工回家,都是绕着走,再也没从老刘家门口经过。”
有些事就怕往深里去想,作为宅子主人的刘笑语死了,前夫袁石开死了,袁石开的儿子也死了,现在短卷发又死在宅子门口。
这倒谁都会害怕。
可司华悦依然关心宅子里的哭声,她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就是感觉这里面有猫腻。
“高师傅,如果有人跟你作伴的话,你敢不敢靠近那宅子去听听?”司华悦知道这有些为难高师傅了。
高师傅没想到司华悦居然要他大晚上的去鬼宅听哭声,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食欲也没了,遂放下碗筷。
“你给找的人,得是个胆儿大的、能打的才行,不然我可不敢大晚上地在那听鬼音儿。”
司华悦搞不懂要能打的干嘛?难不成真有鬼,能打的会把鬼给打跑了不成?
拿出手机,司华悦给鲁佳佳拨了过去,“你现在在家干嘛呢?”
自打单窭屯被警方收复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新闻汇报给司华悦了,鲁佳佳现在成天无所事事,但白天还是习惯满屯子溜达找新闻。
君若轻风 箫尘
他害怕失业,害怕司华悦不再支付他工资了。
暗皇的腹黑呆萌妃 枕下悲情
人都是要经过交往了才知道好与不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司华悦感觉鲁佳佳为人虽说不靠谱了点,但对她的忠诚度还是蛮高的。
当然,说白了是对钱的忠诚度高。
所以,司华悦依然每个月支付他五千块钱,她总觉得以后还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欸,老板,我、我在屯子里瞎溜达呢,咋啦?有事儿您说话。”鲁佳佳热切的回应。
“高师傅你还记得吧?就是我第一次去单窭屯时跟你打假仗的那个。”司华悦问。
“记得,记得,高大哥嘛,很有演员天赋的那个老大哥儿。”
司华悦有些无语,她严重怀疑鲁佳佳得了选择性健忘症,什么都记得,唯独忘记他自个儿的年龄。
“你一个小时后出发,赶到大昀跟高哥碰头,具体做什么他会告诉你,记着一定要听从高哥的吩咐行事!”司华悦说。
“得令!”感觉自己终于有用武之地的鲁佳佳瞬间来了精神头。
放下电话,司华悦给鲁佳佳转了两千块钱过去,告诉他这是给他的差旅费,防止他会花高师傅的钱,并把高师傅的联系电话告诉了他。
高师傅没想到司华悦给他找的帮手居然是那个谢顶的老色鬼。
对鲁佳佳,他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那天傍晚,那个油嘴滑舌的老不正经上。
但见司华悦挺重视那个老头的,高师傅想着或许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让司华悦对那老头印象有所改观了罢。
饭后,看着一桌子没吃完的饭菜,高师傅舍不得,让服务生给打包带回去,结果服务生告诉他说,厨房那边已经给单独留了打包带走的备份。
到了大豪别墅门口,高师傅婉拒了司华悦的盛情邀请,托辞不让鲁佳佳等,就返回了。
刚开到收费站,他收到司华悦发来的信息。
高哥你从后备箱往外拿衣服的时候仔细看着,我忘记在哪件衣服的兜里放了一张购物卡,那是送给嫂子的,她喜欢什么让她自己去商场里买,别舍不得,那卡可是有期限的,也别谢我,不是给你的。
高师傅心里一暖,回了个信息:好吧,我替俺家那口子谢谢你。
返回大昀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高师傅车开得比较快,因为再不快点回去,他的电话就会被鲁佳佳给打关机了。
“高哥!”鲁佳佳在汽车站门口等着,见到高师傅后,他一脸讨好的笑,屁颠儿地小跑迎上去。
高师傅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鲁佳佳,一身名牌运动装,一头乌黑的假发,一口雪白而又整齐的假牙,咯吱窝下还夹着一个小黑包。
如果他不主动开口,高师傅说什么也不会认出他来,这哪里还有原先那个油腻肮脏的老头儿的一丁点儿影儿?
凤求凰:逆世风华 朕九九
跟着司华悦混的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从鲁佳佳形象的改变到这一身行头就能看出来。
高师傅不禁有些羡慕鲁佳佳的时运点,居然能入了司华悦的眼,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
“带身份证了没?”高师傅一边引鲁佳佳上他的车,一边问。
“带了。”鲁佳佳坐到副驾。
“我先带你去找个落脚地儿住下,等晚上十二点前后再出来办事。”高师傅说。
因为有之前司华悦的吩咐,鲁佳佳虽心下好奇,却没有开口问具体要去干嘛。
在心里暗戳戳地想,夜里十二点,该不会是带着他去夜店找女人吧?
“你怕鬼不?”发动车,高师傅问。
“怕!”
高师傅一个点刹车,扭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鲁佳佳,“你真的怕?”
鲁佳佳不明所以,丢出去一堆的问号:“怎么了?不能怕吗?是人都怕鬼的不是吗?我这要说不怕,你会信么?”
“说实话!”高师傅想着,如果鲁佳佳真的怕鬼,司华悦交办的这差事可就难办了。
让一个怕鬼的鲁佳佳跟着他去听鬼音儿,还不如带着他自个儿老婆去作伴呢。
“不……怕。”鲁佳佳天天介深更半夜地在外面满哪儿出溜找女人,怎么可能会怕鬼?
他之所以说怕,是为了让高师傅感觉他像个正常人,因为正常人都怕鬼。
看着鲁佳佳骨碌碌转的眼珠子,高师傅自知自己不是他这老江湖的对手,跟他绕嘴皮子,还不如跟自己的膝盖绕。
将鲁佳佳送到距离他们小区最近的一家酒店里住下,然后高师傅就直接回了家。
当见到司华悦藏在衣服兜里的卡上的面额时,高师傅夫妇二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为了养好精神,高师傅索性不出车,在家里睡觉,一直睡到了晚上十二点,他起床赶去接鲁佳佳。
防止会惊扰到刘笑语家里的鬼,接到鲁佳佳进入小区以后,高师傅将车停到他们家的停车场,两个人步行往刘笑语家走。
十二点多,小区里年龄稍大些的人早已熄灯就寝,几户亮着灯的,多是一些年轻的夜猫子。
与刘笑语家联体的别墅一排一共有四栋,刘笑语家是紧靠西的一栋,其他三栋的业主因为闹鬼也都相继搬走了。
重生大唐皇太子 月麒麟
乌漆墨黑的别墅看着就瘆得慌,俩人悄摸摸地来到别墅的后面,这里有一座人造假山,正好可以挡住他们俩的身形,还可以听到别墅里的声音。
“这是要干嘛?捉奸?”鲁佳佳实在是忍不住了,问。
“嘘……小心被鬼听见,什么话都不要说,主要就是让你来听。”高师傅说。
“听?听什么?”鲁佳佳接着问。
高师傅刚准备说,让他听鬼宅里的哭声,鲁佳佳却先他一步说:“诶,这谁家的孩子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