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愛下-第5607章 郎朗讀書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更何况,能出现在左安华病房中的,要么就是巨龙俱乐部的核心成员,要么就是曾经跟左安华关系要好的朋友与心腹。
他们对陈六合自然是很有了解的,从而也更是尊敬有加,不敢有半点亵渎与造次。
人群让开,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快步走进。
一眼就看到,病床上坐着的那个人。
那人不是昏迷了数月之久的左安华还能有谁?
“华子!”陈六合神情激动,激动的脸色都有些涨红,可见,他此刻的心境有多么的澎湃。
左安华能醒来,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坐在病床上的左安华看着陈六合跟沈清舞,他咧嘴笑了起来,笑得是那般的灿烂盎然。
只不过,他刚刚苏醒,脸色还是非常苍白,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
“六子,小妹,你们来啦。”左安华笑着说道,他的喜悦,也是三言两语无法表达出来的。
陈六合来到了病床前,握住了左安华的手臂,激动的嘴唇都在颤抖:“好,太好了,华子,你终于醒来了,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这更加值得让人开心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辛苦你了,给你添麻烦了。”左安华笑着说道。
“去你的,我们两谁跟谁,还跟我说这个?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要说愧疚,是我愧疚才对!还好你没事,要不然的话,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原谅我自己的。”陈六合说道。
左安华笑得更加盎然,眼睛都笑眯了起来,这兄弟两的眼眶,瞬间都有些泛红了。
这种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感受,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左安华就是一个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人。
人氣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線上看-第5607章 郎朗
他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这群可爱的兄弟了。
左安华张开了双臂,对陈六合傻笑着,陈六合也张开了双臂,跟左安华来了个强有力的拥抱。
陈六合用拳头在左安华的背脊上轻轻击打了几下,重重道:“没事了兄弟,只要你能醒来,一切都没事了,这个仇,我已经给你报了,给你下毒的人,死的很惨,非常的惨!”
“从今往后,你脚下的路,一马平川,六子来帮你遮风挡雨,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你受委屈!我们已经做到了,我的辉煌,有你的一半!”陈六合慷慨激扬的说着。
左安华笑着笑着,眼泪都笑出来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向东和青峰都告诉我了,我很欣慰,更加振奋!你终于做到了,我就知道,佬子没有看错人,佬子的兄弟,永远都是最牛的那一个。”
陈六合也咧嘴笑着,眼眶有些湿润,他和左安华之间的兄弟情,一般人根本就体会不到。
他们是真的可以生死与共的那种关系,左安华是真的能为了他陈六合去死的那种兄弟,并且是眉头都不邹一下就敢去死的那一种。
“小妹。”左安华转过头,看向了也有些许泪目的沈清舞。
突然,他身躯狠狠一颤,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激动的嘴唇和呼吸都在颤抖。
他突然注意到,眼前这个丫头,不再是坐在轮椅上的,而是站在那里的。
这一瞬间所给他带来的冲击,是难以想像的,左安华怔怔的看着沈清舞,那颤颠的神情,让人动容。
他一句话都没能说得出口,泪水先是夺眶而出了,左安华就这样哭了。
“小妹,你的腿…….”左安华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颤音。
沈清舞摸了摸眼角的湿痕,她展颜笑着,笑得甜美,道:“华子哥,我的腿好了,我能站着了。”
周围的其他人也是跟着笑了起来,没有任何一刻,是比现在还要让他们满足与喜悦的。
龙向东拍了拍脑门道:“瞧我这脑袋,华子,刚才都忘了跟你说了,清舞的腿好了有一段时间了。”
“明明是我们想给华子一个惊喜,这样卖乖的话,可就别说了。”慕容青峰打趣了一声,无情揭穿了龙向东的谎言。
众人皆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好,简直太好了,真好,贼老天对我左安华不薄,没想到昏迷了几个月后还能醒来,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小妹站起来,还能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左安华泪流满面,激动的难以自己。
沈清舞的恢复,比他自己险死还生来的还要让他激动与庆幸。
沈清舞笑着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来到了左安华的面前,她笑着张开了手臂。
左安华也张开了怀抱,把沈清舞轻轻的揽在了怀里。
陈六合是她哥,左安华,也是她哥啊…….
足足过了许久,众人的心境才稍微平定下来了些许。
病房内的一众人,该散的,也都散去了。
但最终留下来的,仍旧有十多个。
陈六合坐在病床边,说道:“华子,感觉怎么样?身体上没有什么不适吧?”
“昏迷了这么久,突然醒来,除了有点不习惯之外,其他都很好,在你们赶来之前,医生给我做了各项检查,指标都很正常。”左安华对陈六合说道。
顿了顿,他又道:“小六子,你赶紧给我说说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我这是一步错步步错啊,最热闹的阶段都没有赶上,这真的是人生一大遗憾。”
“呵呵,青峰和向东不是跟你说了吗?”陈六合打趣的说道。
“他们说的不详细,还是得让你这个当事人来给我讲解讲解啊,就算没赶上大戏的精彩,也好歹让我体会一下那种热血澎湃的经过啊。”左安华亢奋的说道。
无奈之下,陈六合只好把左安华昏迷之后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娓娓道来了。
这一说,就是不知不觉的几个小时过去了,听得左安华那叫一个热血沸腾啊,脸上盛满了兴奋。
对这个身体内流淌着疯狂因素的好战分子来说,没什么事情是比这样的事情来得还要让他亢奋的了。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線上看-第5594章 便宜師父鑒賞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听到慕容青峰的话,陈六合回应道:“正是因为我知道他够聪明,所以我才不着急。”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对了青峰,华子那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处于昏迷当中,暂时没有苏醒的迹象。”慕容青峰说道。
陈六合下意识的看了鬼谷一眼,鬼谷道:“不用担心,时间问题罢了。”
…….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又是三天过去了,陈六合的身体恢复飞速,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这天,让陈六合等人意外惊喜的是,消失了许久的奴修,终于回来了,无比突兀的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许久不见,奴修还是那个老样子,只是整个人显得更加精神了几分。
一见面,奴修自然是少不了对陈六合的一顿夸赞,对陈六合这次在蜀中一役,他明显非常的满意。
“奴修前辈,您这次是干什么去了?”陈六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去做一件对你来说很有用的事情。”奴修意味深长的说道。
“说说?”陈六合道。
“哈哈,你小子别跟老夫耍小心眼,从惊龙那里套不到话,就想从我这里套话?”
奴修精明的很,一眼就看穿了陈六合的心思,他道:“不该问的,你就别问了,问了老夫也不会告诉你!不过,老夫却可以跟你透露一点,这一次老夫去做的事情,非常成功,比预期的还要好。”
“本来老夫以为,这一次,至少还要再过三两月才能结束呢,不曾想,如此之快。”奴修道。
陈六合跟沈清舞等人更加好奇了,陈六合道:“一点都不能透露?什么事情都搞得那么神神秘秘,太没劲了一些。”
“对你益处极大,老夫可以这样跟你说,你将来必定对老夫感恩戴德。”奴修说道。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见奴修不想说,他也懒得继续再问什么了,在心中琢磨了半响,也没琢磨出一个所以然来。
奴修笑看着陈六合,道:“小子,你跟老夫说说实话,你现在的实力在什么层次?我指的是真实实力,不要用那些虚的来晃点老夫。”
陈六合沉凝了一下,才说道:“妖化圆满的境界,这点不假。至于战斗力嘛……应该能跟轩辕牧宇斗个半斤八两吧。”
“嗯,不错,越级挑战,你也算得上当时凤毛麟角之人了,没丢陈家的脸面。”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txt-第5594章 便宜師父相伴
顿了顿,奴修又道:“经过这一役,你觉得你身上最大的不足之处在什么地方?”
说起这个,陈六合脸上的神情都变得严峻了几分,他毫不犹豫的说道:“贫瘠,一身所学太过贫瘠了一些!在技法上,我跟那些个太上家族的人,差距太大了,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几乎没有。”
“想不想让老夫来教导你?”奴修满脸笑容的问道。
陈六合神情猛然一怔,当即就乐开了花,这不是正中了他的下怀吗?他一直盼望着奴修回归,就是打着要如何从奴修那里多挖掘点东西出来的念头呢。
“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陈六合说道:“老头,您当初可是答应了,要教我一点本事的。”
“想让我教你也没问题,不过,你是不是要先拜个师什么的?不然老夫教你,也师出无名啊,你说是不是?”
奴修拉长音调的说道,不等陈六合开口,奴修又道:“你作为陈家后人,凭借我跟陈家的故交,收你为徒,倒也不算是降低了我的身份,如果你真有这个意愿的话,我倒是也可以勉为其难的考虑考虑。”
听到这话,登时间,陈六合都禁不住愣住了,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着奴修,只感觉这个老头怎么看,似乎都有一点不要脸皮的意思。
“那个啥……奴修前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貌似你跟我们陈家没有什么故交吧?你好像只是单纯的敬佩我们陈家人,只跟我们陈家的三祖有过一战?还差点落败…….”陈六合小声小气的说道。
奴修的脸上也闪过了一抹尴尬,但用怒目来掩饰尴尬:“小子,你知道什么东西?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如果你诚心想拜我为师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过凭借奴修的身份,陈六合又怎么会不想拜他为师呢?要知道,这个老头一身所学可是浩瀚去了,能够跟着他学东西,那一定是受益匪浅的。
当即,陈六合也没犹豫什么,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那股干净利落的劲儿,委实有些让人有些适应不了,这速度太快了,连考虑都没有。
看得一旁的刑天和帝小天两人都禁不住有些眼角抽蓄。
他们怎么觉得,奴修跟陈六合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没有节操?
“小子,你就是这样拜师的?跪拜呢?敬茶呢?”奴修瞪着依旧大大咧咧躺在病床上的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赔笑着说道:“我这不是一个伤员嘛,再说了,这不也没有茶水吗?仪式什么的,都是走个过场而已,对咱们来说形同浮云,跟我们之间的师徒缘分比起来,更是不值一提啊,我们不必在乎形势主意嘛。”
奴修嘴角都扯了几下,最终还是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这仪式啊,还是不能少,鉴于你现在的情况确实不方便,那这仪式咱们就先搁放搁放吧,来日在补。”
“从今天开始,你陈六合就算得上是我奴修门下的门徒了,也是我的第二个徒弟。”奴修说道,脸上看起来一本正经,实际上,心里都乐开了花。
开什么玩笑,能收陈六合这样的一个弟子,对谁来说都是一桩天大的好事。
要知道,陈六合天赋异禀,世上鲜有,假以时日,只要能活着,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对任何人来说,一生能收这样的一个徒弟,都是幸事!
“第二个徒弟?什么意思?老头,你以前还收过一个徒弟吗?”陈六合问道。